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寂静的春天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4:50: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和无数个悄然逝去的日子一样,那个星期一的早晨并没有显出与往日的不同。主任家阳台上的迎春花依然仰起可爱的小脸,早春的寒风唱着歌儿从楼下的空地上跑过,行色匆忙的师生们都在赶赴升旗的路上。不一会,空旷的操场上站满了神色凝重的人,鲜红的国旗伴着朝阳一齐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除了当天的值日生,该来的都来了。这天的值日生里有巧克力(那女孩的名字和“巧克力”三个字的发音很相似),都以为她在做值日。可是,回教室后,她的好朋友副班长珊珊发现她没来,机灵的孩子就马上告诉了我这个班主任。我感觉有些不对头,打电话问她姑姑,她姑姑说她6:30就走了。紧接着,珊珊就打她的小灵通,没人接。我也打,还是没人接。  巧克力会去哪里呢?她可从来不旷课的啊!经验告诉我,她是有意躲着。联想起上周珊珊给我反映的情况,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大了,一只乌鸦开始在我心头盘旋——要出事了!  开学周,只上了两天课,细心的珊珊就发现了巧克力的异样。珊珊和团支书茹找到我,很正式地对我说:“老师,您开导开导巧克力吧,这几天她特抑郁。”  我问:“怎么了?”  “她不和我们说话,下课也不活动,一个人在座位上发呆,很忧愁的样子。”  “她情绪特别不好,很反常。”  我答应了她们的请求,也要她们继续关注巧克力的一举一动。  第二天早上,巧克力旷操了。我问她原因,她说是自行车链条掉了。我想给她姑姑打电话,可一拨才发现手机欠费了,就让她姑姑中午给我拨过来。巧克力不知道我的电话,我就撕下一张小纸片,写了我的号码,告诉她以后有什么事就可以打这个电话。那天中午,巧克力的姑姑一直没给我打。下午我拨过去,她抱歉地说:“对不起,孩子中午给我发过短信,我把这事给忘了。”我提醒她以后督促侄女按时到校,还给她反映了巧克力这几天的情绪异常,让她没事找巧克力谈谈心,多开导开导她。我想,做姑姑的会更容易接近侄女的。  当然,那天下午,我也开导过巧克力。那是她进办公室来补交英语作业,临走时我叫住她,很和蔼地对她说:“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现在像你这样父母离异的孩子很多,咱们班里就有十好几个,比如刚刚生病住院的建鹏。可是,这没什么,你看建鹏不是好好的吗?据说他每天回家自己做饭,生活自理能力很强,性格也很开朗。他生病以后,我们为他捐款献爱心,他生活在一个温暖的集体中,这多好。你虽然住在姑姑家,但是有人供你吃供你穿,你一门心思搞好学习就是了。有什么困难和烦恼说出来,大家都来想办法帮助你。你是同学选出的道德模范,这方面可要给同学带好头哦。答应我,快乐起来,好吗?”  巧克力的头一直低垂着,像只受伤的麻雀。半长的乌亮的头发盖住了眼睛和前额,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听见我一句话,她抬起头看了看我,愁苦的脸上滑过一丝笑意,算是勉强答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还算平静,刚开学事情也很多。我有开不完的会,他们有写不完的作业,可我一直惦记着巧克力。星期六下午,开学典礼后,我和珊珊、茹等在去看望建鹏的路上还谈到她,都为不知道该怎样开导她而着急。听珊珊说,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看见有人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说话,她总认为别人在议论她,因此很紧张。当时我们说好这个星期再找她谈谈的,可是,她竟然没有来!  心急如焚的家长发动亲友满世界找,植物园、八里桥、莲花池、汉江河边、中心广场……凡是认为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可依然杳无踪迹。一个外地来的女孩,对汉中又不熟悉,会去哪呢?我们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被揪紧。巧克力的姑父到学校来过两次,希望在我和同学那发现哪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可什么线索也没有。相反,她姑父说的和珊珊反映的一些情况惊人地相似,这更加重了出事的可能。她姑父说:“自从过年回了趟老家,她情绪就不对头了。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低着头发呆,不停地捻头发。看电视也低着头,不看画面。”  我们约好晚上继续找线索。晚饭后我心不在焉地看了会电视就和儿子一起下楼。刚出了门洞就有人给我打电话:“你认识×××吗?”  “认识啊,怎么了?”  “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是她班主任老师,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我是中山街派出所的,她出事了!”  “啊!你们在哪里?她怎么了?”我的心掉进了冰窟窿。  “我们在汉江河边,正在打捞。你快通知她的家长过来!”  我的手一直在颤抖,说话声音都变了。我央求旁边的一个老师把我儿子带着去找一个约好的辅导老师,然后边跑边给巧克力的姑姑打电话。电话先是占线,过了一会才接通。她姑姑只说知道了,他们就在江边。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自己找过去的,先在大桥附近找到了巧克力的自行车,然后发现了警车和打捞的人。我几乎是狂奔着去了学校,找到安保处,主任不在。我到隔壁的办公室给他打电话,让他和我一起去江边,我又给别的领导打电话,可一个也不通。我的心紧张得狂跳起来,快要窒息了,说话也语无伦次。  很快地,我坐上安保主任的摩托车往江边赶。一路上不停地给书记和校长打电话。校长反复问那女孩在学校有什么事吗,我告诉他:“她今天根本没来学校,也没有老师批评她,更没有和同学发生过矛盾。”校长很放松地“哦”了一声,挂了电话。他想知道的是学校有没有责任,而我却想,我要毁在这个女孩手上,我完了!家长肯定要闹我,尽管巧克力的姑父早上对我说:“这事和老师没有任何关系。”可一旦出事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花圈摆在校门口、放哀乐、抱校长的腿、揪住班主任一顿暴打……这样的事我见多了。我之所以叫上安保主任和我一起去,主要是担心受皮肉之苦。我想到过辞职、做检讨,然后是面对无休止的调查——我将掉进一个万劫不复的黑暗的深渊!  江边聚了一伙人,黑压压地围着一辆抢险救援应急照明车,看样子应该是消防中队的。有五六个警察下到江边的那层平台,拿了长竹竿朝水里戳。我很警惕地朝周围看了看,并没见巧克力的家人,却有几个路过此地看热闹的熟人和我打招呼。我和主任费了好大劲才挤到观景台边,我朝下面看了看,桥闸没有蓄水,水面很窄很乱,河床上卵石裸露,淘金船挖下的深坑一个连着一个,浑浊的江水裹挟着渣滓和泡沫向东流去,遇到深坑会久久回旋。江面上风很大,早春的夜晚依然寒气逼人,很多人都冷得直打哆嗦。  过了一会,我随主任溜了下去。主任和他熟识的一个民警交谈,我就蹲下身翻检巧克力的书包。我不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人翻检过,但愿我什么东西也找不着。那个书包是粉红色的,上面粘满了灰。拉开拉链,我和旁边的一个报社的领导仔细寻找着。翻遍了所有的课本和作业本,除了刚开学记了点笔记以外,什么东西也没有。作文也只写了题目《生命因你而精彩》,还有一段导语,正文一个字也没写。后来我就翻她的笔袋,那里面有一些小纸片,无非是记着课表、公式、格言一类的,其中有一个上面写了我的电话号码,警察就是打这个电话找到我的。报社的领导和我是同学,他感慨我这把年纪了还当班主任,把自己置于危险的风口浪尖,我冲他苦笑了一下,竟什么也说不出。出于本能的保护意识,他把那纸条递给我,意思是让我收拾了,我想了想不能要。如果警察发现那个纸条不在了,一定会起疑心的,那我就更说不清了。而留着它只能证明我和她家长联系过。我心里坦然了,如果巧克力留下一封遗书,随便乱写几句话,我们谁都有可能面对无休止的调查取证的烦恼。可是我倒真希望她留下几句话,也免去了我们对真相的无穷猜想。  岸上有人在议论,说是下午收工时,大约六点左右,一个在江滨公园干活的民工下到江边去洗手,发现一个女孩掉进水里扑腾,以为她在游泳,也就没有在意。上岸后他甚至还对看工地的老头说:“有个女娃子下河洗澡,连衣裳都不脱。”老头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走到江边看看没人冒起来,意识到有人落水了,才赶紧找了几个还没走掉的民工用竹竿去捞。有人路过看见了就打110报了警,警察是当晚6:49出的警。  那段斜坡很光滑,我费了好大劲才爬上岸。上岸以后,反复盘算时间,感到巧克力生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后,我的心被绝望的苦水淹没了。江风呜咽,江水潺渲,那一夜,天空特别阴暗,连星光也没有,只有远处的彩虹桥上霓虹闪烁,变幻出七彩的辉煌,古老的汉中城繁华依旧。巧克力多傻啊,她的死丝毫不能改变什么,却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巧克力的父亲和爷爷在晚上八点多赶来了,从八百里外的关中,星夜兼程。她父亲把越野车直接开到江边,焦急地询问情况,又翻检书包。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他们并没有预料中的胡闹。  打捞在慢条斯理地继续着,一根根的竹竿探到坑底,然后又失望地拔出,再寻找下一处目标。我很焦急,但丝毫不能为挽救巧克力做点什么。我不会水,不然的话,我真想跳进冰冷的河水中摸索。围观打捞的人越来越多,过了一会,教育局的几个官员,连同学校几个领导都来了。他们说些无关痛痒的客套话,呆了不多一会就走了。记者要采访我,想找我谈谈巧克力在班里的情况,主任提醒我:“人还没捞上来,身份都没有确定,现在什么也不能说。”想想也是啊,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倒希望巧克力是故意把书包留在那做个假相,然后跑别的地方玩去了。可是,以她的纯正善良,她是断不会有那样的心机的。  那天晚上,夜深以后,领导安排主任和教育局的一个同志留在江边配合打捞,其他人都叫回去,也让我回家马上写情况汇报。我并没有马上走,我想多陪他们一会。当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趟过江滨公园,又步行着回到家的时候,都快12点了。家人为我担心,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打电话一直不接,我说是电话没电了。夜很安静,安静得有些碜人,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心里却在翻江倒海着,一个字也写不了。那是我今生度过的漫长的黑夜,我整夜整夜地失眠,在无边的忧惧和内心的空白中捱到天亮。我担心第二天早上校门口会摆了花圈,可起床后一看,只见进进出出的学生,还有卖早点的几个摊点,其他什么也没有。  星期二没课,我和另外两个老师一起去了江边。江边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警察退出了打捞现场,听说只有刑事案件他们才介入打捞。家长只好雇一只老鸹船继续打捞,地点扩大到落水处的下游一百米处。船主叫肖大成,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人,腰板挺得很直,说话声音杠杠的,据说是专业打捞的,世代在江边捕鱼。肖大成穿一双黑色的深筒胶鞋,双脚叉开站在双体的老鸹船上,像个杂技演员一样很老练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打捞的价钱据说很高,而打捞的工具却很简单:鱼网、抓钩、竹竿等,还有粗脖子的鱼鹰。累了的时候,他会把船靠在江心的石堆旁休息。岸上的人看着很着急,他却慢条斯理地吃烟。该吃午饭的时候,他爬上岸来,骑上摩托车去城里吃碗面,他说主人家给买的干馍他吃不下去。那家伙一骑上摩托车就戴上白口罩,还臭讲究。当然,打捞了一天也没有任何结果。  那天中午,巧克力的生母也从北京赶了过来。一个人在江边焦急地踟躇,望着千疮百孔的江面默默地流泪,她一定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呼唤她女儿的名字。我本想过去和她打个招呼,可经验告诉我,不要直接接触家长,免得他们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做出些不理智的举动。事发当晚,巧克力的姑姑哭喊着从的河堤上往下溜,结果被她姑父死死地压住腿,然后弄进车里反锁起来。听到这些情况后,我万分难过!  那天晚上,几个同事叫我出去吃饭,也把家长的意思转达给我:“这事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老师和同学对女儿是关心的。人捞上来后马上运回关中老家,绝不来学校找麻烦。”吃了这颗定心丸,我心里塌实多了,我甚至很感谢巧克力的父母。当天晚上,我早早就睡了,一觉到天亮。  星期三中午,上完课后,我又去了江边。去之前有人提醒我别去,既然和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就没必要整天守在打捞现场。可我还是坚持去了,心里没鬼,我怕什么啊?也许我的出现对万分焦虑的家长是一种安慰吧。天空中下着小雨,水面好象比昨天宽阔了,江面上烟雾迷蒙。参与打捞老鸹船增加到六只,范围扩大到更下游的地方。岸上有挖掘机在施工,有植树的民工在劳动,要不了多久,那些青葱的绿叶就会爬满枝头。  围观的人依然很多,三五成群在聚在一起,说什么的都有:  “那女子早上九点多就坐在水边上,哭了好几个小时,心事重重的样子。”  “肯定是学校老师批评了她,想不过,出来逃学。”  “现在的学娃子学习负担很重,压力很的。”  “也许跟家里人闹了别扭,现在这么大的女子可不好管哦。”  “要是有个人去拉她一把,她就不会掉进水里了。”  “要是有人打个岔,她也不会走那条路。”  “人少的时候她不跳,她看人多的时候才跳的。”   共 74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定安有哪些一级医院 三沙有哪些二级医院 包头有哪些医院 茂名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清远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东莞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深圳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东莞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珠海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潮州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潮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茂名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青岛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潍坊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潍坊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潍坊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阳江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济宁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阳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莱芜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莱芜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临沂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自贡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焦作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绵阳其他医院哪家好 信阳有哪些法四医院 周口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骨科医院 南充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周口有哪些全科医院 济源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眉山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济源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眉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眉山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眉山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成都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广元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宜宾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邵阳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黑河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黑河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黄山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黄山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黄山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通化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通化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梧州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