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李广益罢训催生天津足球重生国安几点泰达比

时间:2019-06-09 17:28: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痛经小腹胀痛治疗
月经量多注意什么

贾岩峰报道天津足球从来都不缺少历史,但却很少能形成积淀,每次挣扎中的重新起步、偶然获得的希望,都终因经不起历史债务的重压而轰然倒塌,这既是天津足球的特点,实际上也是中国足球这些年发展历程的写照。

在过去的这四个赛季里,作为总经理的李广益经历了这样一个轮回——从震惊全国的罢训事件,到勇夺联赛亚军、足协杯的逆袭;再到成绩滑坡中遭遇被扣6分的惨烈;紧跟着却是联赛开局不胜后2013后段连杀上赛季前五的荣光;可惜光环未退却又阴差阳错成为“默契球”主角,比过山车还刺激的这个过程,让李广益无法不反思,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事出有因的必然?2013赛季结束后,时间请李广益总结了他和泰达、和天津足球的这段历程,请他讲述了过去这几个赛季经营中的酸甜苦辣,庆幸的是,每一个痛苦不堪的总结之后,都会有针对生存环境和方向的启发。

全文阅读-

2009年的罢训事件,让刚刚接手俱乐部管理的李广益,一夜之间为中超球迷所知,他对自己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坚决,至今不悔。

《足球》:几乎每个赛季结束之后都会有消息传出来,说你即将辞职,或者即将被调离泰达俱乐部,尽管传言从来没有变成现实,但是请你坦率地说说,你内心里一点儿都没有过要离开的打算吗?

李广益:做一个足球经理人本身就已经很难了,想要做一个称职同时又不挨骂的经理人是难上加难。那些总是传言我要走的人,或许是因为我打破了一些业内“潜规则”,嫌我碍事盼着我早点离开吧。

从我内心来讲,如果说从未动过离开的念头是不现实的,的确有过几次一瞬间的想法,但是如果真的让我离开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因为足球确实有很大的魔力,让每个全身心投入到这个行业里工作的人都会不知不觉被深深吸引。

《足球》:你在泰达工作这些年,天津足球确实挺“火”的,经常能够上各种体育头条,比如罢训、足协杯夺冠、赢恒大、还有默契球什么的,很想听你总结一下这一路的经历,我们先从罢训开始说起吧?

李广益:那次事件的细节我已经不想去回顾了,当时的一个背景是,整个泰达控股多少年来都长期稳定地给予球队资金上的投入,却始终拿不到像样的成绩也看不到明显的发展,领导派我到泰达工作主要是着手解决长期困扰天津足球的 “帮派”和“内耗”问题,因为这种“帮派”所带来的内耗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天津足球的正常发展。由“帮派”炒教练已经是家常便饭,到了我来之后甚至想要炒掉总经理。这种现象如果还继续纵容下去,天津足球就彻底完了。所以那次罢训事件虽然影响恶劣,但其实也有着积极的意义。至少催生了天津足球的的重生。从某种角度来说,天津足球甚至可以就此划分为两个时代——以罢训事件为界限,罢训之前,是以天津本土球员为主,对外封闭的旧时代;而罢训事件后,是天津足球重新敞开大门,欢迎全国球员共同创造职业足球辉煌的新时代。以前是帮派决定教练的人选、谁能干得长久成绩如何。等到解决了“罢训”清除了“帮派”之后,无论是外地球员还是外籍教练,都能够在我们的球队中很好地生存和立足了。

《足球》:从2011赛季开始,泰达的成绩就出现了滑坡现象,联赛成绩已经下滑到了第10名,而终的足协杯夺冠掩盖了很多问题,其实泰达队的没落是从2011年就开始了,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对吗?

李广益:可以这么理解。2011赛季我们的亚冠打得其实不错,球员们对于个人的待遇和奖金的期望都很高,可是要知道我们是国企,我们不可能随便根据成绩去追加奖金投入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球员的积极性,我不能说这是应该不应该或者对不对,反正从球员角度来看他们似乎也没错,因为当时有了广州恒大作为参照,整个中超的投资环境和价值观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所有球员都像是被洗脑了一样,都一门心思跟恒大做比较,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俱乐部给得少,2011年是恒大升入中超后的个赛季,他们的重金投入可给我们这些传统俱乐部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我们原本不算少的投入在恒大面前,变得不值一提,人心也给比散了。

《足球》:对于恒大的出现难道你就一点儿没有心理准备吗?

李广益:当然有心理准备。早在2010年恒大打中甲的时候,我们几个中超的老总就找当时的足协领导谈过,希望他们能够注意一下广州恒大,他们当时用重金到处挖人,我们认为,中国足球的发展要遵循行业客观规律,对于恒大的支持,也要区分特定阶段不同时期,进行有原则的约束才能保证他的发展,支持恒大不能够以牺牲整个行业的共同利益为代价。但是当时的足协领导并没有对我们几个中超老总的话给予太大的重视,相反给予恒大的尺度越来越宽。而我们几个中超老总在一起商量之后,也只能乐观地认为恒大不过是一阵风,像他们这样动不动就扬起钱袋子见谁买谁号称要成为中国皇马的俱乐部,历史上也不是出现一个两个了,但是终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自己就打退堂鼓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恒大与以往任何一个疯狂砸钱的俱乐部都不同,终给整个行业都带来了无可抵御的冲击。

《足球》:这个赛季天津泰达曾经与三场默契球传闻扯上了关系,分别是主场对辽宁、客场对青岛以及客场对长春。对此泰达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李广益: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大声呼吁一下,足球这个行业经历了整顿之后,已经朝着积极的方向去发展了,没有那么多你们想象的假球默契球了,整个社会都在进步,足球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觉悟和意识也应该跟着进步,大家不要再带着有色眼镜用往常的惯性思维去看待现在的中国足球了。

我们确实没有打默契球,中国足协可以调查,同行也可以举证,天津泰达已经在这方面吃过亏付出过代价了,我们不会再错上加错了。主场打辽足,那才是什么时候?还不至于到你死我活的境地,我们只不过因为足协杯对调了主场,至于辽宁怎么想的,他们相关的人到底为什么会说那些话我无法做出评价,但是我们自己只是按照足球规律办事,没有做任何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客场对阵青岛前各种舆论压力很大,我们的市领导也很重视还派出了代表跟我们一起到客场去监督比赛,在上级部门如此重视的情况下我们更不可能不认真对待比赛。后来经过总结,完全是心态和排兵布阵同时出现了问题,太轻敌了。主教练吉马良斯事后跟我们中方教练组说,他当时太想赢下那场比赛提早上岸了,所以就摆出了全力进攻的架势,而青岛擅长的就是防守反击,所以我们正中人家下怀;打完长春那场,我们组织专家反复观看比赛录像,因为我们也觉得那场球输得不像话,内部也是展开了调查。后来经过专家分析,那场问题主要是出现在守门员杨启鹏的身上,我们并不怀疑他的职业精神,但是对于他当时的发挥却不能不闻不问。经过跟杨启鹏谈话,以及跟他的教练沟通后发现,他对于反弹球有恐惧症,那天偏偏反弹球特别多。个球进了之后他就开始慌了,之后就越打越乱。

其实我们输给长春之后,全队压力是非常大的,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分数,并没有到达一个安全线,理论上还是存在着降级危险的,要不是逼平了富力,我们也要在一轮死拼,压力就太大了。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在自己还没有完全上岸的时候打什么默契球,只是球员们在连续打了几场硬仗、赢了一些强队后再遇到弱队时,保级压力没有那么大了之后,精神上肯定有松懈,排兵布阵也不理想,所以成绩也就跟着下来了。

《足球》:事实上天津这些年的球市并不怎么好,同样是直辖市,为何天津足球的发展总是要比其他几个直辖市要落后一些呢?

李广益:在我们这次保级的过程中,首先发挥作用的是我们的市委市政府还有泰达控股高层的领导们,其实他们能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特意关心泰达队的保级命运,并作出了重要的批示,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并不落后于其他直辖市。此外,天津球迷也给了我们很多的鼓励,每个主场的上座率都有了明显提升。但要是从整体球市运营情况来说的话,我们确实很难跟其他几个大城市比,为什么?一是成绩确实不稳定,二是球场不固定。我们的球场以前是太远了,搬回来到水滴还稍微好点儿,但是水滴的场地情况不算太理想,对于我们的技战术发挥本身有限制,而草皮好的泰达大球场又太远,球迷去看场比赛不方便。

北京国安的主场为什么好?这里面有几个原因是我们比不了的:,人家成绩一直很好,因此经营起来也有底气,加上主场位置固定,而且有翻新,地理位置交通发达,位于繁华商业区,本身利于人员的流通和疏散;而我们从民园离开后,到了开发区,后来又回到水滴,又去开发区,始终没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落脚点,总在流浪,这不利于我们套票的销售;第二,北京国安球迷文化已经成了这个城市向外展示自身实力的窗口,去工体看球的未必都是北京人,但是他们穿上国安的衣服,一起喊着整齐的口号,就代表着他们对于这座城市的融入,给国安加油俨然成了外地人贴上北京标签的一个快捷径,这是非常值得学习和推广的,这也是足球带给现代化城市的文明力量,让陌生的人拉近距离,以热爱足球的名义团结到一起互相帮助,散发正能量,这也是足球的社会功能之一。

《足球》:这应该不是中国足协层面能做的事情,那么足协在专业层面能做的统一协调又是什么?可以学习日韩足球吗?

李广益:中国足球想要从根本上改变,还得是先从发展民间足球做起。每个国家的足球行业发展都无法脱离该国的社会制度和经济模式,所以你说让我们专门模仿哪个国家的哪个俱乐部,我们未必能够做到。但是我们可以学习人家的规划思路,让我们的职业联赛也能共同向前发展,既相互竞争又相互扶持。

远的不说,就说日韩,人家整个联赛的发展都是有主题的,韩国现在的上座率据我所知并不高,但是为什么还是在亚冠赛场上成绩不差,那是因为人家有完整的人员培养和竞争体系,年轻球员可以源源不断输送到职业队,体育和教育相结合做得好;日本为什么上座率高?除了像韩国一样体教相结合外,对于联赛的观赏性商业开发也是有要求的,鼓励多培养本土射手,这样比赛会激烈、流畅、好看,同时又能多锻炼自己的进攻队员。

在我们二次转会引援期间,从日本联赛引进了巴雷,在引进巴雷同时我们也做了一下日本联赛射手调查,发现外援射手在日本联赛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大大下降了,他们现在多数依靠本土球员,联赛前十名射手中,八个都是日本球员,而且还分别来自于八个不同的俱乐部。这说明什么,说明日本联赛已经逐步把发展方向定位在更多培养自己本土锋线球员身上了,因为他们有大批的中后场球员在欧洲。韩国方面向来以意志品质顽强著称,有没有观众人家都敢打敢拼,他们每个队也都会在职业比赛中派出一到两名23岁以下年轻球员给未来做储备,这样的要求中国足协也曾经号召过,但是没有执行下去。

制度只要是认为合理的,那就应该坚决执行并且有人监管。现在中国足球缺少的是整体的科学性规划,都是各打各的算盘,每家都生存得很困难。这样一来的话,我们虽然有个别俱乐部投资很多,但其实这样单打独斗,哪怕是在亚冠赛场上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肯定是昙花一现,无论是对于我们国家队的支持,还是对于整个联赛的发展,都起不到关键性的提升作用,我们依靠的都是外援。想要中国足球强大起来,还得是靠我们本土球员的进步,这就需要足协和相关部门制定更多合理有效的制度,来提升整个行业的共同进步和发展,而不是只扶植某一个队伍。

《足球》:这算是目前职业联赛发展的困惑?在你看来,我们要如何走出这种困惑?

李广益:足球是一项运动,而职业足球是商业运作下的足球,既然是商业那么就要以赢利赚钱为主要目的。但是在中国,这恰恰不是我们所追求的,即便是职业联赛,其实我们所有能够赚钱的机会加起来也不及欧洲发达国家的一半儿甚至更少。所以未来我们的职业联赛到底要走怎样的一种体制和模式,是举国体制?还是商业化运营?还是举国体制下的商业化运营?有中国特色的职业化足球道路?不管走哪条路,中国足球需要统一的规划,不能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每个俱乐部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不维护整个生存大环境,用透支未来的方式来夺取每个人需要的成绩,这样才是中国足球的困惑。走出这个困惑只有靠更高级别的领导来做出指示了。

《足球》:可是如果没有商业化模式的成功,没有给人看到足球的成绩与希望,哪会有更多的人投入到足球这个行业领域呢?没有高薪的吸引,怎么会有更多的孩子家长送孩子来踢球呢?

李广益:你正好说中了现在整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一切向“钱”看。在很多媒体报道和追捧恒大过程中,过度强调了钱的作用力,这在某种程度上暗合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取向——金钱万能。我没有批评恒大的意思,我只是说,足球圈是一个名利圈,但是足球要传递的精神不止是金钱和欲望,只是我们中国人在看待足球的时候只是看到了钱而已。

武汉10月20日多云转小雨冷空气南下将减弱雾霾
手指骨折后他忍着剧痛制服小偷
2016年全国科普日河北省主场活动在石家庄启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签约指南 应用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