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我醒来你睡着了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08: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突然醒来,摸索着找到手机,点亮:2.39。我睡着了,是么?回你,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你不在了。  我醒来了,你睡着了。——题记    一    手机还在疯狂的嘶叫着,莫莫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啪的一声吧手机关掉了。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显得有些空荡,闹铃的残音似乎还在屋顶徘徊不去。强迫自己用手抓住发丝,一扯,痛觉一下子使睡意消失了一大半。慢腾腾地爬出被窝,明明已经进入初冬了,身上还穿着秋天的睡衣.猛得离开床,顿时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莫莫强忍着寒意,打开房门,微眯着走向洗手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打开洗手间的开关,狭小的空间里泛出柔和的灯光,身体又略微找回了一些暖意。莫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显得有些无奈了。苍白的脸色,黑眼圈又明显増深了。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莫名其妙的失眠,每次都要到了凌晨两三点才找得到一丝睡意,好不容易睡着了,天也亮了。老天是在玩我吗?好几次,莫莫都不得不这样问自己,每天睡觉之前都告诉自己,别想那么多,快睡快睡,可是明明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是睡不着。估计老天真的在玩我.莫莫自嘲地想。    一把冷水泼在脸上,一个寒颤,马上就醒了过来。迅速地洗脸,漱口,换衣,整个人一下变得舒服起来,莫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出一晚上的疲惫,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真的是日子越过越多,人也越来越憔悴。莫莫看了看表,7:00.恩,现在去学校差不多了。低头望了望自己的一身打扮,白色上衣,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还是比较正常,可以见人的。    莫莫回头看了看,似乎没有忘记的东西。关上出租房里的门,背着一个简易的包包便出了门。    莫莫,今年24岁,正在一所音乐学院里读研究生。普通的音乐女孩,有着一双修长的弹钢琴的手,钢琴的黑白键把她磨练成一个安静的女生。    这次,莫莫应一位教授的嘱托,来给大一的学生上钢琴课,说是上课,也就是代课。说真的,虽然以前在社团去给一些小孩子上过课,现在要去給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上课,心里还真是有点忐忑。还好不是正式的课程,只是让新进的学生们能够更加的了解整个校园。莫莫作为音乐社的助理,来之前,社长就告诉过莫莫,这是她应该做的。    走到走廊里,莫莫不高不矮的身材在众多学生中显得毫不起眼,当她走进教室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都还在讨论着今天会由谁来给他们上课.看到大家的无视,莫莫有些习惯了,若不是自己还会弹一手好的钢琴,早就淹没在这人才济济的地方了吧。等她把站在讲台上时,这时底下几十双的眼睛才转视过来,即使座位和讲台有些距离,莫莫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下面质疑声。    “好普通哦,真看不出来她是学音乐的!”    “是啊,就像个刚来的。”    “不知道学校怎么会安排她来,等下说不定还没我好呢。”    “就是啊……怎么会这样……”    莫莫听着下面的议论,尽量忍着怒气,不去理会这样的声音。其实莫莫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普通,她是属于那种眼不会引起你太多注视的人,但是一旦熟悉了以后,就会被她那种特殊的气质所吸引。莫莫能进音乐社也全靠大一的时候和音乐社的社长在一个寝室,所以才会被了解,才会被放进受炙手可热的音乐社.才会有今天的她。其实莫莫对社长还是很感激,至少能够如此了解她的,从小到现在,似乎就只有她一个,除了他。莫莫甩甩脑袋,把思绪里莫名的东西赶了出去.放松,莫莫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    莫莫把手放在讲台上,对着底下的学生喊着安静.虽然声音不算大,却又一股自己的气魄,这也是社长对莫莫比较放心的地方。坐在座位上的同学也明显怔了一下,然后纷纷安静下来。莫莫深吸一口气,说:“我是你们今天的钢琴老师,说是老师其实也不是,就是你们的学姐,我叫莫莫,你们可以叫我莫莫学姐或者是小莫老师,希望今天和你们的交流时一个愉快的经历。”    莫莫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刺耳的男声冒了出来,“莫莫?还真是默默无闻啊!”刚说完,教室里便穿出一大群的哄笑声。莫莫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敲了敲课桌,然后用很正经的声音说:“请大家翻到第三课,我们开始学习。”可是这男生估计也是不想被老师这样无视,“小莫老师,你不先弹一下钢琴么?等下要是一个练钢琴都不会弹的人来给我们上钢琴课,不是有点可笑了吗?”随后,又有大一群学生,在一旁赞同地点头,特别是刚才那几个议论的很大声的,更巴不得闹起来,在那里添油加醋。    即使莫莫有再好的脾气,现在也真的生气了。不过她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轻轻地咳了咳,“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么弹什么好了?”说完便走到了钢琴旁,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冷淡.莫莫坐在钢琴的座登上,回过头望着那群学生,用眼睛询问着。这时,一个有些戏谑意味的声音蹭了出来,“学姐,你不妨就弹弹《致爱丽丝》吧。”大家都愣了一下,《致爱丽丝》是钢琴的入门曲,只要学过钢琴的几乎都会,这个人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戏弄莫莫。莫莫也呆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的戏弄,而是因为这首曲子对她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她抬头去看那个男生,是个很漂亮的男生,虽然是学生装穿在他身上,也别有一番气质。他的眼睛,很干净,干净得有些让莫莫怀疑刚才那。声音是不是他发出来的。    那个男生也看出了莫莫的呆愣,再次用那种戏谑的声音,“学姐,你不会连那个曲子都忘了吧?”可是这一次,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友善。说完,那个男生竟然走下座位,来到莫莫身边,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敲出一道流畅的旋律,是《致爱丽丝》的主旋律.“学姐,这下记起来了吧!”    听到这个声音,莫莫很快缓过神来,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明明过了那么久了,还是这样。莫莫轻轻地笑了一下,“当然不会忘了,还多亏这位学弟的提醒呢!”说着,便开始演奏,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的反衬下,显得格外优美.莫莫整个人也显得不同起来。    钢琴与她,黑白与手指,愉快而忧伤的旋律。    《致爱丽丝》,虽然只是首入门曲,但它也是一首经典,贝多芬的情愫,是莫莫曾经的支柱。    曲终,教室里,一片寂静。    莫莫,张开眼睛,望向那群学生,可以了吗?好听的女声打破了教室的安静.可还没等同学们缓过神来,那个男生已经俯下身,“学姐,你少弹了一个拍子,这里是这样的JQPQPQNPOM,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这时的莫莫已经完全呆住了,没有人看见她的指甲陷进了手心.过了好久了,好久没有人再次和她说过这个错误了,自从他离开,这首曲子,莫莫就从来没碰过,这个错误,也从来没有人再告诉过她了.雾气迷失了她的眼眸,这样的日子,到底已经过了多久了。    “学姐!学姐!”    莫莫回过神来,隐藏好内心的情绪,说:“是啊,是我疏忽了。”    “这应该是学姐的长期习惯吧,一般人很少会忘记这一拍,而且,学姐你又弹得那么熟练,还真不容易听出来呢。”那个漂亮男生很友好地看着莫莫说.莫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连她自己都忘记是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习惯。    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的呢?    莫莫自己问自己。    二    那天的课,在那个漂亮男生给的阶梯下,和莫莫本来就不俗的钢琴演奏上,莫名奇妙的结束了。连莫莫自己都不知道在后来的几十分钟里做了些什么,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直到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莫莫就像溺水的人找到了出口似的,连东西都没收拾好,就慌慌忙忙地离开了教室,留下一群惊讶的学生。而那个男生,一直盯着莫莫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回到出租房里,莫莫丢下手里的东西,便倒在了床上。半天没有动静,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莫莫一直忍着不翻身,这样,即使眼泪流出来,也会流回去了。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好久了,自从他离开,似乎就一直是这样.自己骗自己,不去想,不去碰,一个人沉沦,骗自己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是今天的那首曲子,又引起了那隐藏在心里许久的过去。闭上眼睛,似乎就可以看到他在钢琴前的姿态,耳朵里是那曾经的倾诉。    他笑:“丫头,过来,我教你。”    他从后面环抱住她。    他大大的手掌覆在她的手上,暖暖的。    她还小,头顶顶着他的下巴,有些痒。    爱上钢琴,便从这一刻开始,只是不知,爱上的是钢琴,还是他。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莫莫呆滞了一下,才手忙脚乱地去接找电话.看到来电显示,是社长.莫莫理了理自己的情绪,才按下接听键。    “喂,莫莫啊,今天的课怎么样啊?”    “挺好的。”    “我就说嘛,莫莫一定行的吧。”    莫莫干笑了几声,随后又随便应付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莫莫不禁宛然,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这么不冷静,遇上他,就是她不冷静的开始吧。    离开房间,莫莫不知不觉地又走到了这里,高大的教学楼的顶层,靠边的一个教室,那里常年被高大的树枝遮挡,所以很多人并不会注意到那个不大的音乐教室,里面有架老式的钢琴,虽然年生比较久了,但是音色还是不错的。这里,就是当初他们的秘密基地。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梦想,他们的甜蜜,全都被缩进了这个小小的房间里。    莫莫轻轻地把手放在那已经脱了漆的门把上,却始终没有转动.她静静地呆立在门口。把头伏在那木质的门板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莫莫尽力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可是她的手还是出卖了她,那握住门把的手,一直都在颤抖。莫莫僵硬地维持着自己的动作,就像在和自己做斗争一样,终,她还是输给了自己。那扇门,始终冰冷地把她和过往隔开。    莫莫回过身来,走到旁边的窗户,她还一直记得,每当有太阳出来的时候,阳光就会透过玻璃,正好反射到钢琴的琴键上,他的指尖,每次都会泛出淡淡的微光,就像他好看的衬衣,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莫莫总喜欢赖在他身边,听他演奏,听他说话,看他微微皱起的眉头,看他发丝柔软的服帖。她贪恋上他的美好,不可自拔。    莫莫把脸贴在玻璃上,凉凉的。闭上眼睛,似乎与世隔绝。    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多好,这样我就可以一睁开眼,就看见你的笑容。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回来,好不好?    莫莫近乎绝望地想着,指节微微发白,是啊,什么也没有了,为何我还在这念着你?    莫莫疲惫地张开眼睛,不经意地注视到房里的人影,俶尔,瞳孔放大。    一袭白衣,你安静地坐在钢琴前,手指轻轻敲动着键盘。    阳光透过你的发丝,温柔而迷人。    你低垂着头,看不清你的脸庞。    背影依旧如此挺拔,即使早已不堪重负,却从来没有跨过。    耳畔,又是那熟悉的旋律,忧伤而甜蜜的离别。    你说:你是我的爱丽丝。    你回来了吗?莫莫近乎崩溃地抓着窗框,是你吗?还是我的幻觉?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一下子从莫莫眼睛里涌出来,流到玻璃上,刺激着莫莫的视线,她尽力张开眼睛,好让自己相信这不是幻觉,手指掐进手心,已经没有了痛觉。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回来了?    为什么,不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    这时的莫莫,早已经歇斯底了,长期的郁郁寡欢,使她早已受不了任何打击,跌坐在地上,用手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这所有的,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可是,那近乎苛刻的琴音还是透过指缝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莫莫的神经。    对不起,我承受不了,允许我睡去吧。    莫莫瘫倒在走廊上,凌乱的头发撒落了一地。    她没有看到,房里的人,惊慌失措。    这是怎么了,莫莫感觉自己浑身没有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她想动动手指,也似乎毫无反应。莫名的恐惧笼罩在莫莫的心头,她使劲张开嘴,想发出一点声音,可是喉咙像生了锈一般,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莫莫慌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头,如针刺般疼痛。    “学姐,你醒了吗?”    “学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是谁,谁在喊我.莫莫想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却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停止。她想用手摇晃自己的脑袋,却感觉有人在按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动,是谁,他是谁?手心的滚烫让莫莫感到混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学姐,你醒醒!”    莫莫终于张开了眼睛,但她始终一动不动,刚才发生了什么?莫莫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突然,莫莫睁大了眼睛,想起来了,他回来了,他在那里等我。莫莫忽然跳下床,光着脚便跑了出去,丝毫不顾身后一个人的叫喊与追赶,她只知道那里有一个人在等着她,她怕去晚了,那人就走了,就不要她了。他说过的,他讨厌迟到的人了。    前面就是了,莫莫发疯似的冲了进去,可是,里面,还有什么了。   共 1094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医院怎么治疗附睾炎呢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租房攻略 微信拼团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