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专栏作家山村传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0: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谁也不会想到,鬼子突袭夏家庄。  湘西南的崇山峻岭之中,夏家庄藏在山坳里,被大山环拥,被树林遮掩,一条羊肠小道与山外相连,似乎与世隔绝。  时值深秋,艳阳高照,满山满坡,层林尽染,落英缤纷。夏家庄喜气洋洋,不时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夏二爷正为小孙子办满月酒,宴请亲朋好友。  突然,村外响起“叭叭”的枪声。紧接着,村里的哈坨被鬼追似的闯了进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鬼……鬼……鬼子……”  “把话说清楚,鬼子咋啦?”众人忙问。  “鬼子来了。”  “啊?鬼子来了。来了多少?”二爷问。  “十几个。不,几十个。”  众人惊愕,不知所措。还是二爷镇静,要大家快往山里跑。乡亲们有的犹犹豫豫,有的舍不得家里的粮食和牲畜,有的吓得腿肚子发软。二爷急了,嚷道:“什么都撂下,保命要紧,快跑。”村里人听说,山外鬼子闹腾得紧,青面獠牙,杀人不眨眼,十分凶残。顿时大人叫,小孩哭,一片慌乱。  为时已晚,小鬼子饿狼般扑向村庄,村庄本来就小,几十个鬼子一会把村庄包围了。人们躲进屋里、茅房里和地窖里,吓得筛糠似的,浑身直抖索。鬼子一进村,见男人“啪”的一枪,或者照准胸膛捅一刺刀,拧两下,血喷涌而出。见了女人,就咿呀哇啦“花姑娘”“花姑娘”,猛扑上去,摁在地上,撕扯衣服,又啃又咬……  一个军官模样的鬼子,抓住一个小孩,要小孩站好,小孩哇哇大哭。那军官拿刀奋力一劈,像切瓜一样,小孩的头弹了出去,滚得老远。那军官一脸得意的狞笑,叫嚷着“吆西。吆西。”鬼子们见粮食就抢,见牲畜就牵走。  夏二爷气不过,与鬼子军官理论,那军官恼羞成怒,抽出还带着小孩体温的指挥刀,捅进夏二爷的胸膛。由于用力过猛,刺透了后背,刀露出一大截,血从刀上滴下来,从二爷的嘴角淌下来。  “你们这群……天杀的畜生。”夏二爷说完,踉跄几下,倒在地上,气绝身亡,眼,圆睁着。  房子着火了,哔哔啵啵,火光冲天,几里外都能瞧见。  涂瞎子站在村外的树林里,腿发颤,侥幸逃过一劫。就在刚才,喝酒尿多,去茅房撒泡尿,一只野兔从茅房蹦出来,出于猎手的习惯,就追了出去。兔子没逮到,却听到了枪声,藏在树林里,凝神屏气,注意外面的动静。  不到一个时辰,村里安静下来。涂瞎子这才想起老婆还在村里,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壮着胆,连忙溜进村里去找老婆。  残余的火苗舔着一点尚未烧尽的房屋,高温炙烤着涂瞎子。村内尸体横七竖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老婆,老婆。”涂瞎子低声叫唤,希望老婆幸免于难。来到村中央的空地上,看到一个模样像自己老婆的人,俯身细瞅,惊呆了,果真是自己的老婆——紫胭。  紫胭赤裸着身子,仰躺着地上,眼睁着,惊恐万分。胸口被捅了几刀,有个拳头大的洞。血,染红了身子,染红了身后的土地。涂瞎子目光下移,紫胭下身被塞进一个苞谷棒子,棒子仅露出一丁点。下身被撑裂,下面凝固了一滩血。  “小鬼子,我日你八辈子祖宗——”涂瞎子给紫胭穿上衣服,抱起紫胭,对着大山怒吼。    二  涂瞎子,真名涂进财,并非全瞎。三年前,他徒手抓住一只飞行中的麻雀,放在手里把玩,离得太近,冷不丁被麻雀啄了眼。此后,左眼成了弱视,什么也看不清,仅能感觉一点光线。此事成了一个大笑话,村里人送他一个绰号,涂瞎子。正因为一只眼瞎了,才没被抓壮丁。  今天,他和老婆紫胭来夏家庄做客,谁知遇上这档子事,老婆惨死,从此阴阳两隔。  “日你姐姐,小鬼子。我要报仇,报仇。”涂瞎子紧握拳头,一腔怒火,目光坚毅,充满仇恨。  埋葬紫胭后,涂瞎子返回夏家庄找来一把火铳,几包火药,弓和箭,还有鞭炮,带上它们,犹豫了一会,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从来没有打过鬼子,不免有些许紧张,胆怯。但一想到紫胭的惨死,乡亲们的惨死,仇恨就汹涌而至,立即向鬼子追去。天将擦黑,鬼子在离夏家庄五六里外的树林里宿营,分作三伙,围着篝火在烤全羊,有的跳着东洋舞,唱着听不懂的鸟歌,异常兴奋。  树木高大,遮天蔽日,天黑得早。一会,树林完全沉在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  “噢——呜——”  “噢——呜——”  声声狼叫,似远似近,给树林增添无限的恐惧。  “嗖”的一声,一只箭射向火堆,接着“嘭”地炸响,灰烬四溅,鬼子被吓了一跳,立即散开,举枪对着黑暗一通乱放,却不敢迈动半步。  又安静下来,一个鬼子走动帐篷后撒尿,尿没撒完,从旁边蹿出一个黑影,把鬼子掀倒在地,紧接着用着一个长东西狠狠地砸向鬼子的脑袋。可手一抖索,砸偏了。鬼子要站起来,那黑影扑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黑影扬拳就打,谁料袖子被灌木挂住了,拽了两下没拽下来,身下的鬼子趁机翻身,把黑影压在身下,挥拳向相,打得黑影眼冒金星。  鬼子掏出尖刀向黑影捅去,就在关键时刻,鬼子的后脑勺被猛地一击,鬼子晕倒去过。一个瘦小的黑影站在鬼子身旁,先前那黑影站起来,捡起地上的尖刀朝鬼子猛刺几刀。鬼子叫了一声,一命呜呼了。  鬼子的叫声,引来其他鬼子,围了过来。大黑影拉着小黑影往林子里钻,绕过几棵粗大的松树,躲在一个巨石后头,喘着粗气。  “耗子,怎么是你?小屁孩。”大黑影拍了拍耗子的脑袋,低声说。  “我都十三了,大人了,我不是小屁孩。”  “哟,哟,还大人了?不过,今天表现不错。”  “瞎子叔,你怎么在这儿?”  “狗日的,他们杀了你婶。那你呢?谁叫你来的?你不怕小鬼子砍你脑壳?”  “我不怕。他们杀了我咯姆(外婆),我要给咯姆报仇。”  后面不远处有叫嚷声,几个小鬼子举着火把追了过来。  “耗子,你把鬼子引开,敢不敢?”  “敢。”  “好。引开后,在‘三兄弟’松树下等我。”  “不过,你把火铳给我。”耗子说完把火铳从涂瞎子身子取下来,娴熟地装上火药,对准小鬼子打了一铳。  火光一闪,一个鬼子应声倒地,另一个“哇哇”哀嚎。其他鬼子朝闪光处连开几枪,子弹“嗖嗖”从耗子头上飞过,耗子扭身向西北跑去。  耗子九岁那年与父亲打猎,一次,与一头大野猪狭路相逢,耗子朝野猪放了一铳,打着野猪的肥屁股,野猪疼得嗷嗷直叫,没逃反朝着父子俩猛冲过来,一阵狂撵。父子俩吓得拼命逃窜,耗子利索,爬上一棵大松树,躲过一劫。由于经常与父亲在晚上守猎,练就了一双猫一般的眼睛。可自从前年父亲被抓壮丁后,是死是活,一直没有音信。  涂瞎子则从相反方向悄悄绕到另一个帐篷后,再沿帐篷摸到前面。其时,留下的鬼子除了几个站岗的,都在空地上狂欢乱舞。不巧是,涂瞎子踩到了枯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惊动了鬼子哨兵,一道寒光流星般袭来。  涂瞎子一闪,飞起一脚,踢中鬼子的脑袋。鬼子不甘示弱,又一刺刀,划开了涂瞎子的右手臂衣裳,伤及了皮肤。涂瞎子感到微微疼痛,手握尖刀,闪电般划一圆弧,划中了鬼子的咽喉,鬼子立刻毙命。  捡起枪,背在身上,取下鬼子身上的子弹袋。涂瞎子溜进帐篷内,帐篷没人,也没枪,只有一些木盒子。打开盒子,里头有一些椭圆形截面的铁坨坨,涂瞎子从来没见过,不知何物,揣了几个。刚要出门时,迎面与一个鬼子哨兵撞个满怀。  “谁?”鬼子用日语喝道。  涂瞎子愣了一下,迅疾溜了出去。那鬼子见情况不对,冲上来一把抓住涂瞎子,想要问个究竟。涂瞎子右手一勾拳,打中鬼子下颚,鬼子拿枪就捅,涂瞎子举枪挡住,顺势一脚,踢到鬼子下身。鬼子立马蹲下来,双手捂住裤裆,“巴格,巴格”叫唤。  正待举枪刺向鬼子时,有鬼子叫嚷着跑过来。涂瞎子慌忙捡起那鬼子的枪,逃进树林,没入黑夜之中。    三  鬼子的周围,不时响起鞭炮声和狼嚎声,扰得鬼子整晚不得安宁。黎明前,三个帐篷先后被点着了,差点烧着树林,搞得鬼子狼狈不堪。  “三兄弟”松树,是一个树蔸上长着三棵约二十公分粗的松树,枝繁叶茂,总树冠达三十米以上。树下,涂瞎子在鼓捣三八大盖,他玩过猎枪,玩得多的是火铳,可从来没有玩过鬼子枪。以前,仅听村里的“逃兵”说过,鬼子枪叫什么大盖。耗子在旁边对鬼子枪充满好奇,这儿摸摸,那儿弄弄,端起来瞄一瞄。  “这叫三八大盖。”耗子恍然大悟似的说。  “你咋知道?大盖在哪儿?”  “我听逃兵叔说的。”  “你呀,人小鬼大,啥都知道。”涂瞎子欣赏地看着耗子说,“晚上安排的活干得如何?”  “没问题,放心吧,瞎子叔。”  拉保险,旋开枪栓,子弹上膛,合上枪栓,瞄准,扣动扳机,“啪”地枪响了。“打响了。打响了。”涂瞎子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蹦起来,接着又打了一枪。  耗子学着也打了一枪,枪声惊动了树上的鸟儿,扑腾扑腾四处乱飞。  听到枪声,鬼子分成两队,一队往北,一队循声而来。  耗子耳灵,听到树林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放眼望去,瞅见许多鬼子正悄悄靠近。“瞎子叔,快跑,鬼子来了。”耗子转身就跑。  “分开跑,我往东,引开鬼子。你往北。”涂瞎子拿上枪,背上火铳,拔腿就逃。  鬼子发现他俩,朝他们放枪,喊叫着追了过来。涂瞎子是村里出了名的跑步高手,能撵上兔子。可他今天有意与鬼子不远不近,带着鬼子兜圈子。  “啊——”有鬼子踩上了逮野猪的老虎夹,腿被死死钳住,鲜血直流,露出白森森的骨头,鬼子疼得发出杀猪般的哀叫。接二连三,有鬼子被夹住。吃一堑长一智,鬼子放慢速度,小心追击。  来到一棵大树下,一个鬼子触动了机关,被绳子套住一只脚,“唰”地人被倒悬在半空中,吓得那鬼子大声呼救。其他鬼子见了,想救,可怎么也够不着,只好开枪断绳。绳子一断,那鬼子掉下来,载在地上,一动不动。其他鬼子十分纳闷,翻过鬼子一看,一根十多公分长的竹签插进了脑袋。原来树叶下面藏着锋利的竹签,那鬼子来不及叫唤,就呜呼哀哉了。  鬼子又怕又恨,朝涂瞎子连开数枪,发疯似的追了上去。这时,从后面的灌木丛中飞出一箭,射中后面一个鬼子的屁眼,那鬼子捂着屁股在地上打滚嚎叫。耗子在躲在灌木后面哧哧发笑,听大人说,杀猪捅屁股,就专射鬼子的屁眼,耗子为自己的恶作剧忘乎所以。  耗子没有往北跑,而是躲在暗处,袭击鬼子。涂瞎子在明处,耗子在暗处,一明一暗,让鬼子防不胜防。耗子又射出一箭,射中鬼子的臀部。  几颗子弹尖叫而来,一颗击中耗子的小腿,幸好伤得不深,耗子一瘸一拐逃走,躲在隐蔽处。  鬼子接连上当吃亏,惊魂未定,谨慎前行。涂瞎子左拐右窜,动如脱兔。鬼子在后,跟着拐过一道弯,来到一个山谷,稍不留神,有两个鬼子几乎同时掉进狩猎陷阱里。陷阱两米多深,底部成排立着二十多公分长的竹签,两个鬼子被多根竹签刺穿。一个从胸刺透背,一个被刺穿喉咙,当场下了地狱。  鬼子气急败坏,又惶恐不安,对着树林胡乱放枪。躲在暗处的耗子,朝鬼子打了一枪,打偏了,又打第二枪,还未开枪,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  接着,鬼子已围了过来。  耗子见势不妙,转身就跑,向山下奔去。可鬼子离得太近,子弹“嗖嗖”飞过。爬上一个小土坡,下坡,正好挡住了鬼子的视线,坡下遍地是堆积厚厚的落叶,一地枯黄。跑,来不及了,耗子急中生智,扒开洼处的落叶,躺在下面,重新盖好。  须臾,鬼子走上土坡,四处搜寻,不见了耗子的踪影。他们在坡下走来走去,几乎踩到耗子的脑袋,耗子紧张万分,唯恐被鬼子发现。  其时,叶下有窣窣响动,一根拇指粗的百足虫爬了过来,那颜色,那模样,像极了一条大蜈蚣。别看耗子胆大,连野猪都敢惹,可单单怕这种长满脚的小动物。耗子吓得浑身打颤,毛发竖起。那虫子在耗子身旁晃晃脑袋,迟疑一会,爬到耗子身上,探头探脑,又爬到耗子的脸上。耗子脸痒痒的,屏住呼吸,紧闭两眼,全身冒汗。那虫可不老实,把耗子的鼻孔当成天然洞穴,要往里头钻。  耗子惊恐万分,完全忘记了被鬼子追击,再也忍受不了,“哇”的一声大叫,腾地站了起来,甩掉百足虫。  鬼子正要离开,忽然看到从落叶下立起一个人来,惊了一跳。一看是耗子,立马拿枪指着。  耗子被捉了。鬼子拿耗子撒气,一面“巴格”“巴格”嚷嚷,一面左右开弓,连扇了耗子几个耳刮子,耗子的脸立即红肿起来。另一个鬼子举枪就刺,被军官喝住,眼骨碌一转,板着面孔说留着大有用处。耗子年纪虽小,却无所畏惧,仇恨地盯着鬼子。  耗子被绑在空阔地的一棵树上,鬼子用生硬的中国话喊话,要涂瞎子乖乖投降,每次喊三下,若不出来,就折磨耗子,让耗子生不如死。  “一。”  停顿一会,鬼子喊道:“二。” 共 1013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囊湿疹怎么进行对症治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租房准备 小程序实现客户会话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